日本芳香理疗元祖——高山林太郎先生访谈

 201517 东京新宿

 

作者林琳

 

 

高山老师您好,非常感谢您今天百忙之中抽时间接受采访。

Q1 我看过您的简历,上面说原本您是在铁道部从事外国铁路相关资料的翻译工作,是什么原因让您改为从事与芳香理疗相关的工作了呢?

    我的母亲69岁的时候因为抗生素的副作用离开人世。那个时候正是使用抗生素和化学合成药物的主流时期。当然近代西方医学在治疗传染性疾病及对抗细菌性疾患的速效性优势是不可否认的,但是存在产生副作用的可能性也是事实。通过这件事我反思,难道就没有其他治疗方法了吗?我想植物疗法,汉方医学等代替医疗应该和近代的西方医学共存。这是我改为从事芳香事业的最主要原因。

    现在回想起来,以前在国家铁路局工作的那段经历培养了我科学的思考习惯。

 

Q2 高山老师作为日本芳香界的元祖于1985年把芳香理疗系统化的从欧洲引入到日本,具体在当时是怎样的体系呢?

    刚才我也提到了,在近代西方医学盛行的时代,日本医学界没能够马上接受传统的药草治疗或植物疗法,也不可能那么快的成立类似现在这种学校教育和考试制度。当时我就是通过翻译的工作向大家介绍利用植物的智慧以及植物疗法的优越性,从那个时候开始人们才逐渐对植物疗法有所了解与认识。

    植物不同于我们人类与动物类,我们人类或动物一旦察觉到险情可以马上逃走,但是植物是不能逃走的。植物是怎么样防暑抗寒来保护自己的呢,这就是植物的智慧。我们人类应该学习掌握利用植物的智慧。

 

Q3 到今年日本的芳香理疗已经发展了30年,您能向我们介绍一下日本芳香理疗最优秀的部分是什么吗?

    正是芳香理疗在日本这30年来的发展,改变了日本人的思维方式。

    以前人们总是认为汉方治疗或植物疗法都已经过时了。近代西方医学的治疗思维是治病,这是对症疗法的思维方式而不是从根本上进行治疗的思考方法。这种思考方式把疾病与身体相分离了。而东方医学的思维方式是全面的治疗生病的身体,也就是说东方医学的观点是要治疗生病的人。就是这个观点在日本被广泛传开了。比如说一个人因为生活习惯不好,饮食营养结构不平衡而患病,这个时候光把生病的部分治好了还不行,还要改变他的生活习惯和营养结构才行,在这一点,芳香理疗的思维方式和东方医学是一致的。

    我们在运用欧洲传统的植物疗法以及由植物疗法衍生出的芳香理疗对人类各方面产生影响的时候,应该在承认近代西方医学的同时,要将中医,西方的传统植物疗法以及芳香理疗从更高的层次上理解他们对我们人类所产生的影响是怎样的。

 

Q4 高山先生在成立芳香研究室之后主要在哪些方面进行了研究呢?

     成立芳香研究室之后我的最主要工作就是向人们传达正确的知识。为了向大脑生理学,近代医学的专家和研究人员们提供,传达信息,我不得不在医学,植物学,心理学等很多方面进行研究。

 

Q5 您翻译了很多与芳香理疗相关的书籍,在这些书籍中哪一册是您最为推荐的呢,理由是什么呢?

    我最想推荐书是罗杰乔罗亚Jollois, Roger写的《法国 芳香理疗大全》这套书。这本书的作者用电子化学的方式来解析各种精油,从更高的视点来重新审视了芳香理疗。

    可是非常遗憾这本书目前在日本已经绝版了。

 

 

Q6 您在翻译芳香理疗书籍的时候与翻译其他门类的书籍相比最棘手的地方是什么呢,您又是怎样克服这些困难的呢?

    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没有系统的学习过医学,植物学,动物学等相关知识,但是在做翻译的时候必须要和原著作者站在同样的知识水平线上才行,所以那个时候为了学习花费了很多精力。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习,而且直到现在也是每天都在学习,学习是没有捷径可走的。

    就比如在调查研究一个地区的环境污染问题,先要看从哪些工厂排放出了哪些有害物质,以及在周边地区产生了怎样的疾病,这些都要了解。为了找到这些现象与结果的结合点,就要运用到数学里面统计学的知识,所以就不得不去学习统计学。

 

Q7 您在从事芳香理疗工作的时候曾多次出访欧洲和澳洲,您是带着怎样的目的去的,又得到了哪些收获呢?

    我仅出访欧洲大约有十次之多,有的是为了参加芳香理疗的国际会议,有的是去芳香植物种植基地参观,也有的是为了拜访原著作者。为观察植物我曾经到过海拔很高的地方;罗伯特 迪斯兰特(Robert Tisserand),莫里斯 默赛格(Maurice Messegue), 玛格 迪斯兰特(Maggie Tissernd), 达尼尔 培诺勒(Daniel Penoel)博士等很多原著作者我都曾与他们亲自会面,在当地获取芳香理疗的第一手资料是我最大的收获。

 

Q8 您认为在实践芳香理疗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呢?

    在实践芳香理疗的过程中最重要的有两点。其一,是要获取正确的知识。其二,是要使用纯正的精油。

    什么事纯正的精油呢?比如把从ABCD不同产地产出的同一种芳香植物的精油进行混合的话就不能称为纯正的精油。精油和葡萄酒一样,受当地气候环境的影响每年收获的精油味道会有细微的差别,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倘若就为了调配出好味道的精油而将ABCD四种产地的精油进行混合的话这就不再是纯正的精油,而是调和精油。当然这也是100%纯天然纯植物的,但它不是纯正的。这种精油和工业制品一样是化学成分的集合。芳香理疗使用的精油应该是从同一产地产出的未经调和的精油。

 

Q9 现在高山先生每天都在做些什么呢?

    我现在一个人在东京生活。每天都在学习与芳香理疗不相关的知识。其实我这种做法就像是达芬奇在《蒙娜丽莎》这幅画作中运用的阴影画法的风格一样,不是直接描绘芳香理疗的轮廓而是通过学习与芳香理疗看似不相干的外缘知识来思考芳香理疗到底是怎样的概念。

 

Q10 高山先生每天的生活也都会运用芳香理疗吗?

    我每天沐浴的时候会用到芳香理疗。早上把迷迭香精油滴入浴缸让气氛焕然一新,晚上沐浴时用薰衣草精油来舒缓身心。早上洗澡的时候用温水,晚上的水温要用热一点的,这一点很重要,这是我每天必不可少要做的事情。

 

Q11 高山先生在自己的博客里面自称为仙人,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以前一个认识的人开玩笑这样叫的。以前有一位女士是我的粉丝,她每个月都会从北海道跑到东京来见我,她好像挺喜欢我的。是她最开始管我叫仙人的。我虽然有喜欢的女性,但她一直在我的心里面,现实生活中我是不接近女性的。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小仙隐于山,大仙隐于市吗?

    那高山老师您住在东京,您是“大仙”咯。

 

Q12 去年12月,中国芳香植物产业协会成立了,今年424--27日要在河南省洛阳市举办首届芳香博览会。高山先生也应邀参加这次展会并且进行演讲,您能否以芳香理疗先行国家代表的身份向我们阐述一下对未来中国芳香理疗事业发展的期待与担忧呢?

    我对中国芳香理疗的现状与国民对芳香理疗的期待并不了解,作为外国人也不应该对中国芳香理疗事业的发展指手画脚的说应该这样还是应该那样。这一次我可以讲述一下芳香理疗在日本的发展历程供中国参考。

 

Q13 您认为未来中日间在哪方面可以开展芳香理疗的交流活动呢?

    李光武博士说中国有中国特有的芳香植物,比如牡丹。我想无农药有机栽培的牡丹精油的价格应该可以和玫瑰油相媲美。可以考虑把牡丹精油进口到日本,把日本特有的柚子Citrus junos精油出口到中国。当然学术交流也是一个方面。

 

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