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香理疗在认知疗法中应用的探讨

      认知疗法是1960年代初期由贝克(A-T-Beck)开发的一种心理疗法。这种疗法最初用于治疗抑郁症,而当今这种疗法也被广泛应用于药物依赖,心里创伤的后遗症,强迫性障碍等临床治疗。

       认知疗法认为,承受巨大精神压力和痛苦的人在思维方式上表现出认知的僵硬化。比如常会听到某些人有类似这样的发言“不是A就是B”(好像没有其他的选项存在)。或者如盲人摸象一般只从一个片面的角度观察后立即作出整体性的结论。这种极端的认知方式得出来扭曲的结论,不仅扭曲了事实真相也扭曲了认知者的情绪与心态。

      谈话中发现很多有强迫倾向的人很害怕“模糊概念”。比如在选择颜色的时候会选择色泽鲜艳立场明确的红色,黄色,蓝色,绿色等等,选择精油的时候也会主动选择保持大脑清醒的味道如迷迭香,柠檬草,薄荷或者松,柏科的植物。设想倘若被访者的认知没有问题,心理,情绪都很正常的话选择这些精油保持大脑清醒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但如果被访者已经存在强迫倾向,抑郁情绪,需要认知疗法帮助的情况时仍旧使用这些强化精神强化概念的精油,无非是在向他们表述:“你应该再振作一点,你要是不坚持到底就前功尽弃了,你现在这种状态说明你还不够坚强,你完全可以做的更好”。恐怕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有经验的心理医生也许会选择:“你表现的已经很好了,没有必要继续坚持了,你很勇敢,你已经很棒很出色了……”等等类似鼓励的词语。咨询师的语言与上述那些强化精神强化概念的精油语言完全相反,可以帮助来访者释放负面情绪,让他们原本扭曲并处于奔驰状态的思维暂停下来。

       在咨询过程中,当咨询师了解被访者状态后可以主动使用让对方精神放松的精油做香薰。个人推荐玫瑰天竺葵,罗马洋甘菊,橙花,甜橙等精油。这些精油可以给予被访者心理暗示,提高自尊心自信心,让他们知道自己很美,很棒,很出色。并且这种温暖色调的香型可以打消不安情绪,让他们放心坦然的讲述自己形成现在这种认知方式的背景。在咨询的初期我不推荐薰衣草和玫瑰。对于有抑郁情结的人薰衣草的味道会让他们更自卑,而玫瑰的霸气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纳,在咨询的后期逐渐帮助被访者建立自信的过程玫瑰的语言会更有帮助。

       认知疗法包括要来访者回去完成作业的一种治疗方式。在咨询师布置作业的时候可以让来访者在家里用对其现状情绪有帮助的复方精油做香薰,这样可以缓解他们僵化的思维方式,避免对自己和他人释放出强迫性信号。

 

       以上是个人工作实践的总结,存在探讨空间。